【第一次学会滑板】

  张宸玮

  我用余光看到周围人的目光,像一个个火柱般都聚集在我的身上,我的心被烫出了一个大洞,怎么也弥补不上。我恨不得想逃离这里,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痛快的哭一场。为什么我就是学不好?我偷偷抹掉了眼角的泪水。

  当我又一次捡起那块让我摔倒的滑板,又一次尝试着滑动起来,听见远处熟悉的声音说:“别怕,一切都会好的。你现在受的苦有多累,将来你成功时就会有多么的快乐”谢谢你,姐姐,我好像不那么心痛了。是啊,滑板是我选择的人生,有苦有乐很正常。当自己受的苦过去时,滑板带给我的快乐是想象不到的。想到这里,我脸上的泪水少了,而心中的洞也补全了,我又一次看路人的目光,并不是嘲笑,而更像鼓励!

  我踩上滑板,右脚在上,左脚慢慢的向后移动,用一股力量让滑板和我移动起来。我的心中想过一万种失败的可能,可十秒过后,一点事情也没有,我能够尝试滑动了!我并没有失败,我成功了!可我不信,又胆战心惊的用左脚了再滑了一下,滑板像被我控制了一样,随着我的方向前行。我真的学会了滑板。

  我不那么悲伤了,脸上的泪珠变成了灿烂的笑容。

  【第一次走夜路】

  徐宝漪

  时针已经走过了七点,爸爸还没有到家,我焦急地在客厅里走来来去,阮经天突然卧室里传来电话“叮叮”的响声。我连忙过去,接起电话,那头是爸爸焦急的声音:“闺女,爸爸今天有事需要晚点回去,你一会自己先去买点吃的吧!”“那你……”还没等我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忙音。爸爸也太狠心了吧,在这种下雨天竟然让我一个人出去,况且我这小胆也不敢啊。但当我听到了肚子传来的咕噜声时,我就鼓足了勇气,毅然决然地出去了。

  雨哗哗地下着,时不时传来一阵雷声,这路灯好像也故意与我作对,一会儿亮一会儿灭的,让我想起了《午夜凶作文铃》里的鬼吹灯。越想越害怕,我心跳加速,手脚冰凉,头上冒冷汗。我总感觉有人跟着我,我猛然回头看一下,貌似也没有人,我心里害怕到了极点。不会有人跟踪我吧!他是谁呢?会不会把我给拐卖了吧!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心里想起电视上常播的拐卖小孩事件。我不会也这样吧,想到这,我飞快地跑了起来。

  【第一次“偷”手机】

  赵伯阳

  周六的晚上,我都躺在被窝里了,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把手机从客厅拿进卧室,因为妈妈一直要求我手机必须放在客厅。我用手捏住被子的一角,偷偷地从被窝钻出来,冷空气如同千万把冰刀无情地刺入我的身体,令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轻轻地穿上拖鞋,一点一点地走出去。我脚尖先点地,然后另一只脚慢慢上来,用脚跟先碰到地面后全脚掌落地,“咔”门开了,而我也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一步。等静下来听周围没有声音,采用手掌轻轻地推开门。此时,我感觉时间都静止了,血液也好像凝固了。对面就是妈妈的房间,我如同一个潜入敌营的间谍,一举一动都必须轻之又轻,否则……

  我看见自己的手机在桌子上了!我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一点一点地挪过去。近了!近了!更近了!我心跳加快,血流加速,整个人都沉浸在快成功的喜悦当中。我轻轻地迈出最后一步,但上帝似乎是成心的,总是让我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嘎吱—”一声响,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我十分紧张,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我每一次呼吸都是十分轻的,甚至不敢呼吸。“怎么了?”妈妈揉着睡眼问我,我如同被狮子捕住的鹿一样僵着,“没事—我想……去厕所”。“那就去吧”。我转身走向卫生间,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后,偷偷向外看了一眼,确认妈妈回房间后我长舒了一口气,走出卫生间后我大步走向手机,重心向后一倒,手掌以我,手机就在手中了。但我心中悻悻的,想了想,还是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回屋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