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极度缺乏安全感+极度的虚荣心。

  前者呢,是强迫的基础。

  后者呢,是反强迫的基础。张澍

  强迫症的表现形式是通过心理冲突表现出来,强迫的根源是恐惧,发展的动力是焦虑。强迫症状的对象可以是任何问题。

  主要是因为期待、不满和担忧,强迫症思维和行为是在试图缓解痛苦感受。

  强迫症主要分为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

  强迫思维是反复的思虑是不是、会不会、对不对、有没有或为什么;强迫行为的反复的回避、控制、求证、检查和确认。强迫症的背后主要是焦虑和恐惧,也就是各种各样的担心和害怕,比如担心发错、失败、生病、发疯、死亡或被他人忽视、拒绝、否定、贬低和排斥,反复思虑或检查就是为了回避风险和痛苦。强迫症背后也有压抑的情感,如委屈、愤怒和攻击性,有的强迫症状就是在反应内心的情感,如担心自己会失控,伤害自己或他人,再比如怕脏。怕脏强迫症其实就是内心里有对他人的不满和排斥无法直接表达,从而转化为被污染的恐惧而回避和隔离。

  强迫症的心理治疗,和强迫症状对抗是没有意义的,反而越对抗越严重,很多人就在对抗中强迫了十几年。要看到强迫症状背后的情感即期望、不满和担忧,强迫症患者一般有强烈而急迫的期望无法实现,有对自己、他人和生活现状有强烈的不满和怨恨,也有对未来生活的过度担忧。通过降低对自己的期待,延迟满足需求,表达自己内心里压抑的情感,认识、理解和接纳自己、他人、生活现状与社会环境,对未来保持开放和乐观的态度,就能够减轻压抑和焦虑感,从而减轻强迫症状。

  本文来自:专业心理学知识和网上心理咨询-在线心理咨询师于飞的心理学网站

  作者寄语:感谢您阅读本文,欢迎您添加我的QQ或微信 11570968 为好友,我的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原创心理学专业文章和最新网络公益讲座信息。如果您需要一对一的专业心理辅导,可以联系我索要远程心理咨询与治疗事宜。

  应用心理学解释:

  反应患者对焦虑的一种病态的敏感,以及自尊的失落。

  症状的起因是个体在现实的人际关系中从来没有获得过真正意义上的比较突出的成功,导致他用一种仪式化的思维和活动来获得安全感,以免唤起更多的焦虑。

  举例:一个吐唾沫的强迫行为

  所以改善或调整患者的人际关系是治疗强迫症的关键。

  如果说有哪些现象会让大多数人心有戚戚“我就是!我也有!”,"强迫症"一定名列其中。

  在一些社交场合,“不好意思我好像有一点强迫症”简直可以像“你是什么星座的”一样作为破冰话题。每逢抛出,必会收到一堆回应:

  我吃完食物,一定要把装食物的塑料袋打一个结再扔掉!

  我在学校时洗澡刷卡,必须刷到整数或者几块5毛;

  我冲洗碗碟器皿时一定要默默念诵“既不聚成水滴,也不成股流下”;

  我喜欢将书架上的书按照书脊的颜色顺序排列,如果有几本书因为颜色不易归类,我宁愿忍痛将它丢掉……

  不过,笑过之后,仔细想想:我们说的“强迫症”真的是临床意义的“强迫症”吗?

  每个人都踊跃举手“我也是!”,说明这些症状不过是戳中了人们生活中的一些隐秘的点,而真实情况并没有严重到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至少我们还能轻松地开玩笑呢。

  1.

  然而,那些真正被诊断为“强迫症”的人,可能未必笑得出来。

  大卫、芬妮或匿名,他们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有关强迫症的案例记录中:

  大卫是个记者,总是过于担心自己在文章中写了冒犯人的话,所以总要花很长时间检查问责,这种担心甚至会延续到文章出版;

  芬妮不愿和人握手,戴着橡胶手套不肯摘下,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消毒液的小瓶子;除了担心病菌,她还总是担心自己会说出一些奇怪的话让他人和自己尴尬;

  有的人甚至不敢碰公共场合的门,甚至因为过于害怕,到了不敢出门的地步,即使什么都不碰,每天仍要花几个小时洗手,洗到皮肤变红、破皮、流血。

  根据统计,每40个人中就有一个这样的人,他们的生活完全被强迫症打乱,不得不求助医生。

  2.

  那么,到底怎样算是“强迫症”?

  先来看两则八卦:

  一个是关于最近美国总统竞选的热门人物:唐纳德·特朗普。不久前,我在2006年出版的《有人在跟踪我——变态心理学的案例故事》一书中邂逅了这个熟悉的名字。书中提到,特朗普退出了之前的一次总统竞选,因为作为候选人就必须与太多陌生人握手,而他有洁癖,总害怕手会传播病毒,他说:“这简直太可怕了,研究表明,如果你和别人握手,就有可能感冒。”

  一个是关于贝克汉姆。他曾对媒体自曝自己有强迫症,他提到,自己力求家里的物品都要达到完美效果,比如,沙发必须排成直线,衬衫根据颜色依次排开,他有30对一模一样的CK内裤,如果饮料数目不是偶数,他会扔掉一瓶以保证对称。

  ——这两个八卦的意义可并不只是满足八卦欲望,或许它们还可以帮助你理解那些关于“强迫症”的专业释义。

  3.

  强迫症的全称为“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在NIMH(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院)的网站上,列出了一些典型的强迫症状,并将Obsessions和Compulsions做了区分。

  Obsessions(强迫观念)指一些引发焦虑的、重复出现的念头、冲动和意象,常见的包括:

  ·对细菌或弄脏的恐惧

  ·不期而至的禁忌想法,涉及性、宗教和伤害

  ·对他人或自己的攻击性念头

  ·希望物品达到对称或呈完美顺序

  Compulsions(强迫行为)指重复性的行为,这些行为的出现不仅为了摆脱焦虑,也为了避免那些强迫观念中的结果。常见的包括:

  ·过分清洁或不停洗手

  ·用一种特别的、精致的顺序排列物品

  ·重复检查事物,类似重复确认是否锁门或关了微波炉

  ·强迫性的计数

  那种“是我!是我!”的感觉是不是有出现了?

  先不必担心。

  事实上,这些症状很多人都会有——就像我们说笑自曝的那些——但是,那些通过专业的量表和结构性访谈被诊断为强迫症患者的人们,还通常满足以下条件:

  无法控制这些念头或行为每天要花费1小时以上在这些念头或行为上实施这些行为或仪式的过程并不快乐,但可以缓解那些强迫想法带来的焦虑这些强迫性的想法或行为影响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4.

  人们对强迫症状的关注,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希波克拉底将此描述为“持续长时间的恐惧和沮丧”,只不过,这在当时被认为属于“抑郁质/黑胆汁质”的表现,并将此归因为“四种体液的的不均衡”。

  自中世纪开始,很长时间以来,欧洲人认为这些强迫观念,和性、亵渎等都是因为被魔鬼占据了头脑,而治疗方式则是:请神父或那些有特殊力量的人来驱魔。

  早期最有代表性的观点来自“精神分析派”创始人弗洛伊德。在1922年发表的模型中,他认为,强迫症是个体对本我冲动的恐惧和自我防御机制为减轻恐惧带来的焦虑而做出的反应所导致——有点拗口。其实,并非所有的心理动力学理论都赞同弗洛伊德的观点,但它们都认为强迫症反映了“攻击性冲动”与“自我压抑”之间的斗争,换句话说,当个体通过强迫行为来对抗那些可能使他们“变坏”的强迫想法时,强迫症就产生了。

  最唯物的观点来自生理学家。他们发现了两个与强迫症紧密联系的大脑系统:第一个系统是将大脑前庭区和视丘区连接在一起的回路,负责产生性冲动、暴力冲动和其他原始冲动,而第二个回路负责滤掉将第一个回路中强度过高的活动,以免对原始冲动做出过度的反应——受一种特定的hSERT基因的影响,强迫症患者体内的血清素受体变得更加不敏感,从而影响第二个回路的调控,使得他们对外界环境的刺激反应过度。